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心梦呢喃】 >> 亲情无价 >> 在老家的那几天(傲雪之梅)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在老家的那几天(傲雪之梅)

发表日期:2016年2月4日  出处:梅语轩  作者:梅语凝香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846 次




在老家的那几天

作者:傲雪之梅

弟妹生了,母亲去照顾我的小侄女和弟妹俩母女了,老家就剩下父亲一人,整天忙得不可开交。于是,学校家长会一结束,寒假刚刚开始,我就火急火燎的赶回家,帮忙收拾收拾,准备过年。

回到老家,一切仍是那么熟悉,儿时的记忆总在脑海里浮现。和小伙伴一起,上山捡柴、下河捉鱼的片断总是零零总总,模糊又清晰;有个夏天,晒稻草时,由于不能晒成母亲要求的模样,惹得急躁的母亲,拿着棍子撵得我满山遍野的跑;还有晓哥哥,在上学的路上,只要下雨,他总会走在前面,踩出一个个大大的脚印,而我,就踩着他留下的脚印,蹦蹦跳跳的走在路上,快乐得像只小鸟,那时,还一度天真的认为,童话故事里的小公主,或许就是这个样子……家乡的模样,似乎没什么变化,除了一条水泥路代替了原来泥泞的小路,还是一片绿意满目,一切依旧。几座低矮的瓦房在乡野山间,经过岁月的洗礼,便是多了几许斑驳的沧桑罢了。所谓物是人非,就是如此吧!

母亲不在家,闲不住的父亲每天也要出去做手艺,这些天,家里就得由我完全照顾打理。近二十年没干过农活了,现在看着这一群鸡鸭鹅,还有家里的猪啊猫啊狗呀,倍感亲切。我就是山里人,我的根在山里,我常对朋友说,我只是一个披着城市外衣的农村人。城市的灯红酒绿、高楼大厦,这么多年并未让我完全适应,以至于常常对着明亮的街灯整夜难眠。而眼前的这一片山野,却是能让我的心得以瞬间安宁。

早晨,美美的一觉醒来,先是给自己做一顿红苕干饭,柴火饭的味道早已渗进了我的心里,胃里,所以,就算是我一个人在家,每一餐都会不怕麻烦的给自己做红苕干饭。然后在自家的园子里,割下一窝新鲜白菜或者花菜下锅翻炒,就可以独自享用美美的早餐了。旁边的小猫小狗呆呆的望着我,早已垂涎,我也会忍不住给它们夹上一些肉片。早饭后,喂了小猫小狗,还有圈里的几头小猪,我一天的工作就此拉开了序幕。

然后,把家里所有的门窗都打开,我喜欢屋子里弥漫着山野清新空气的味道,尽管有些冷。第一件事就得打扫室内外的清洁卫生,我有个习惯,居住的地方一定要干净整洁。特别是院坝,被早起的鸡鸭弄得一遍狼藉,屎尿到处都是,畜生就是畜生,无奈的我也只有每天打扫冲洗了。接着就开始把一大筐红苕剁细,给鸡和鸭倒上一槽,剩下的就是第二天的猪食了。这些事情,大约要花去近一个小时。劳动过后,身体也暖和了,就可以出门了。

气温很低,打开手机,仔细一瞧,零下五度。房上的青瓦,被覆上了一层黎明的霜,那种美可媲美山野缠绕着恬淡的雾带之美了。菜园、田间、山坡上,也铺满了一层薄冰,阳光照射下来,在树荫底下的阴影里,白霜在图案般的树叶上发亮,像是银白色的锦缎,让人赏心悦目。草丛里,树梢上,那些怯怜怜的小冰球,就是徐志摩说的“探春信的小天使”吧!只是可怜了我家的鸭和鹅,食槽里的水全结成了冰,一个个小家伙,只能望着坚硬的冰槽嘠嘠的叫。

玉露遍野,白霜满天。喜欢在这样清冷纯净的日子里,漫游乡野。看青山隐隐,与山雀为邻,把日子过成诗,让岁月凝聚成歌。所有儿时的记忆,慢慢地在脑海里攒成了一张张素净的黑白相片,永远定格。

背上背篓,走进菜地里,一窝窝青菜也是白霜点点,趁着刚才的热乎劲,还得扯上一背篓青菜叶子,和剁细的红苕一起,当作猪食。这菜园子现成的猪草可方便多了,不像小时候,每到冬天,只得背个背篓拿着鎌刀,几乎都要跑遍整个山野,才能扯上一背篓野猪草。不过,我们小伙伴的比赛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猪草弄好了,又得去油菜田里弄上一小背蒌油菜叶子,拿来喂那群鸡鸭鹅。这些做完后,如果还有时间,我就会去母亲的菜园子里,把一些杂草扯干净,扯下来的草,还可以喂鸭子。几天的功夫,菜园子里一片整洁,看着就让人舒坦。

一个上午基本能把所有的杂事做完,下午的时间,就任由我自己消费。拿上一本书,坐在院坝里有阳光的地方,翻着。白落梅的那本《相思 莫相负》,七月份就买了,俗世的纷杂,一直很难静下心来读完,这几天,终于从第一页翻到了最后一页。沐浴在宋词里的时光,是恬淡而安谧的。此时,又想起了梭罗的瓦尔登湖,我似乎能够理解他为何选择的两年多的与世隔绝的孤独日子,而我现在每天所做的事,跟他在瓦尔登湖的某一天某一刻也有些相似,只有亲身体验,才会明白“孤独在大部分时间都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”。记得《瓦尔登湖》里有这样几句话:太阳是孤独的,除了乌云密布的天气,偶然会出现两个太阳,但其中一个是假的。上帝是孤独的,可魔鬼却绝不孤独,他看见许多伙伴,他有一大帮。我想,只要一个人内心有了真正的纯洁与慈善,即便是一个孤独的行者,不管走在哪儿,哪儿就是春天。

有时,我也去田野间溜达溜达,听听乡里乡情那从未间断的闲聊,这是乡里必不可少的东西,东家长西家短的,当然,聊得最多的却是他们的儿女,谈到孩子的时候,乡亲们的眼睛是最明亮的。转来转去,还要转到堰塘边的一个田埂上,捡拾大白鹅下的蛋。家里喂了四只鹅,隔天一个蛋。这些鹅真的很奇怪,每次下完蛋后,都会用杂草把蛋覆盖藏好,用心保护好自己的成果,让我很是好奇。

傍晚时分,就准备晚餐。晚餐必须弄得很丰盛,因为父亲要回家吃饭。把一切收拾妥当,鸡鸭也进圈歇息,四处安静得很,偶尔有几声狗吠,我定会出来看看,是否有父亲回家的身影。想想,曾经有多少个日子,父亲和母亲也会像我今天这样,站在村头等候,翘首盼望我们带着孩子,回到这个山里的家。养儿才知父母恩,长大后,才真正明白,人生的幸福,就是睡在自家的被窝里,坐在老屋的院落里,吃着父母做的柴火饭,和家人唠着家常,看那满园绿油油的禾苗泛着清香,聆听静夜里的蝉鸣蛙唱,装扮着老屋的朴素与苍凉。

父亲通常七点左右到家,吃过晚饭后,一切收拾好,就和父亲一起坐在火炉旁,望着一台老电视,《少帅》里张学良和他父亲总是吵着,也深深的爱着。我们看着聊着,聊电视,聊工作,也聊历史,也有家常。父亲说,从我出嫁后,就没在家呆过这么久了。准确的说,是没和父亲单独呆过这么长时间了。父亲老了,聊着聊着,就鼾声起,我知道,他是太累了,我回家的目的,也就是不想让他这么疲累。我推了推他,叫他到床上歇息,父亲一惊,怎么也不肯去,又继续跟我天南地北。我也很配合他,因为我们都很珍惜在一起的时光,里面渗着幸福的味道。

每天,都重复着这些事,一点也不觉得烦躁,不单调,不辛苦,心里有着格外的宁静与踏实。一周后,母亲回家准备过年,禹哥也放假了,我匆匆收拾东西,又要回到我城市的家。我又会像父亲母亲一般,守候一个温暖的家,做上禹哥最爱吃的饭菜,站在窗前,等待禹哥的归来。一年又一年,一代又一代,幸福就是如此绵延……

傲雪之梅201624日于梅语轩



梅语轩家园欢迎你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