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旅游手记】 >> 登泰山(傲雪之梅)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登泰山(傲雪之梅)

发表日期:2020年8月16日  出处:梅语轩  作者:梅语凝香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104 次

 

登泰山

作者:傲雪之梅

喜欢爬山,喜欢山中的那份宁静与自然,更喜欢爬上山顶那一刻的一种酣畅,似乎一切烦心事都可以得到释怀。

孟子曰: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。一个“登”’字,道尽攀越顶峰何其艰辛,可“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登攀”;一个“小”字,阐明一个人只有站得高,才能够放远天下,放远未来。此次登泰山,我虽不是朝圣,也是带着无比敬仰的姿态的。“五岳之一”的泰山,又名岱山、岱宗、岱岳、东岳、泰岳,被古人视为“直通帝座”的天堂,成为百姓崇拜,帝王告祭的神山,有“泰山安,四海皆安”的说法。自秦始皇开始到清代,先后有13代帝王依次亲登泰山封禅或祭祀,另外有24代帝王遣官祭祀72次。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,盘古死后,头部化为泰山。据《史记集解》所载:天高不可及,于泰山上立封禅而祭之,冀近神灵也。古代传统文化认为,东方为万物交替、初春发生之地,故泰山有着“五岳之首”、“五岳之长”、“五岳之尊”、“天下第一山”等称誉,彰显了人们对它的尊慕以及无以撼动的历史地位。

我们从红门出发,徒步登山。天气还不错,阴天,还不算热。道路两边总有卖登山仗啊,雨衣啊什么的。人也不多,登泰山之初,都特别的向往,也特别轻松,可看见那些下山的人儿,拄着登山仗,拖着笨重的身躯,眼眸里尽显疲惫,我们还觉得有点好笑。同行的一位年轻母亲也这样对她的小女儿说,“你看,兴高采烈一蹦一跳的人,那是上山的,精疲力竭走路一瘸一瘸的,准是下山的人。”我就是属于那种兴高采烈一蹦一跳的那一类,按捺不住那颗激动的心,一会儿跑一会儿跳的,像个孩子,大自然的野孩子。

踏着石阶,一路向前。山里古树参天,最多的是侧柏,茂密的枝干像撑起的一把大伞,给登山的人们遮挡阳光或细雨;一棵棵古松茁壮挺拔,扶摇直上青天,凌空展开它的绿臂,想与我们来个友好的拥抱。整个山脉被绿植覆盖,山间溪水淙淙,行走其间,让人心儿舒畅怡然。

一路行走,会见到许多古建筑群,掩映在青山绿水间。那微翘的屋檐,那黛瓦红墙,那庙宇的缕缕香火,都显得那么庄严那么神秘。行走在此,好像随时都会飘来一位仙客,凌驾于山之巅或者云之端,他们轻轻一挥,便给万物众生带来希望。有时,也有那么几个虔诚的朝圣者,他们匍匐在人来人往的石阶上,一步一叩首,真正的五体投地,过往的行人都不能影响到他们。“那一年,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”,不知,他们的祈祷,为了今生,还是来世?

道路两边,泰山石刻随处可见,又是极美的艺术享受。其中,最引人注目的是主席诗词,挥毫间尽显伟人风采。古人形容“泰山吞西华,压南衡,驾中嵩,轶北恒,为五岳之长”。泰山是中华民族的象征,是东方文化的缩影,是“天人合一”思想的寄托之地,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家园。古代历朝历代不断在泰山封禅和祭祀,并在泰山上下建庙塑神,刻石题字。泰山宏大的山体上,留下了许许多多古建筑群和碑碣石刻。古代的文人雅士对泰山仰慕备至,现今的华夏儿女也对泰山热爱有加,很多人一次又一次的登上泰山之巅,观日出东方,领略锦绣河山的壮观与奇美。

沉浸在浓郁的东方文化氛围中,一路向前,经常爬山的我并没觉得有多累,但酷暑的天气也让我汗流浃背,有时还被汗水浸得睁不开眼。走在这条道路上,没有谁放弃,无论是五六岁的孩童,还是年过七旬的老者,都一步一步向山的最高处行进,而我,一路雀跃得像个孩子。

走走停停,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徒步登山,终于到达了泰山的半山腰中天门。确实有些累了,而且一天游玩的时间也有点紧,在中天门,我们选择乘坐缆车上山顶。坐上缆车,我们腾空于树梢和崖壁,巍峨群山就在我们的眼前,虽然有些恐高,但眼前的辽阔真是让人心旌摇荡。大山和大海,有着如此的相似,都有着博大的胸怀,都蕴藏着无限的生机。若干年前,山还是海,海还是山,世间万物就是这样奇妙,大自然的风云变幻,岂是人类所能掌控的呢!

恍惚间,到达了泰山山顶,这儿又是另一个世界。阳光明媚的照耀在我们身上,凉爽的风儿吹拂着我的长发,蓝蓝的天空,白白的云朵,似乎就在我们头顶,伸手便可触摸一般。殿宇楼阁间,行人熙熙攘攘,像天上宫阙,像琼楼玉宇,像武林高手修炼闭关之地,像一片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之境。我奔跑着,微笑着,转着一个又一个圈。泰山,我来了,渺小是我,而大气磅礴是你,让我在你的怀抱里,做一回灵魂的隐者吧!

站在泰山之巅,海拔1500多米的玉皇顶,心儿豁然开朗。“岱宗夫如何?齐鲁青未了。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荡胸生曾云,决眦入归鸟。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子美的那首千古名篇《望岳》,一遍又一遍的出现在脑海里……泰山,不仅有峨嵋之秀,华山之险,青城之幽,还有它独有的历史和文化。“稳如泰山”、“国泰民安”、“泰山鸿毛”,“五岳之尊”,名不虚传。

意犹未尽,又准备徒步到中天门,然后坐汽车下山,这样,也算是一个暂时的完满。从玉皇顶到南天门,再到中天门,以为要不了多长时间,心想毕竟是下山。可又超乎了我们的想象,这段路,比开始登山的那一段,明显陡得多,而每走一步,小腿被牵扯得生疼生疼的。可看着那么多人,正沿着这条道努力的向上爬,他们的目光很坚毅,他们的步履很从容,在他们身上,我看到了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。我们继续坚持步行下山,风儿把头发吹得凌乱凌乱,疲惫也写在了脸上,拍了一张照片,像极了一位长途跋涉的流浪者,那是时光永恒的记忆。

下山途中,遇到了一位挑山工,看上去已有四五十岁了。他露着黝黑的臂膀,扁担已经压弯了那并不健硕的身子。他一步一步,脚踏实地,吃力的向前挪动,饱经风霜的脸上刻着岁月的痕迹。很想问一句,累吗?可觉得有点多余。据了解,他挑东西上山一次要花三个小时,可以挣上四十块钱。哎,生活不易,且行且珍惜吧!我们边走边停,又走了三个多小时,到达了中天门,如释重负般瘫坐在地上。

下山了,汽车带着我们,在绿林间穿梭,心里还很激动。我想,如果有机会,再一次来到这儿,我还会走进泰山,只为欣赏东方最美的日出,也或许,只为再登一次五岳之巅。

傲雪之梅2020年8月16日于梅语轩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梅语轩文学网出品
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3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