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唯美红尘】 >> 古韵今声 >> 词评纳兰--梦也何曾到谢桥[布衣书生]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词评纳兰--梦也何曾到谢桥[布衣书生]

发表日期:2010年4月25日  出处:原创  作者:布衣书生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2156 次


 

 

 
梦也何曾到谢桥
 
 
作者:布衣书生  编辑:傲雪之梅 
 

 
 
   夜色阑珊,阴雨如同断线的珠玑,散落在长满绿苔的台阶上,溅起一个又一个陈旧入昨的韵圈。
   窗外,漆黑的夜是如此的深邃,宛如一冢荒芜千年的古墓,凄凉交织着神秘,神秘中又蕴藏了无限的感伤!
   雨丝时断时续,一如有谁在九天之上摇动着一架无形的纺车,将银色的纺线织成了一串串无言的泪滴。院里的花儿伴随着凄迷的夜雨瓣瓣纷落,似是要将它一生一世的凄苦与忧伤,在这一刻间埋葬。
   一烛残香下,一卷线装书,翻开又合上,眸子凝望着那盏摇曳的孤灯,此刻,你不知道是在找寻那条蜗牛蠕动的痕迹,还是在心海深处,回味着某一段记忆中的苍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 信手捻起案头的茶盏,轻轻呷上一口明前的新茶,不知是因了今时这雨夜的寂寥,还是源于那抹苦涩的清香,嘴角颤微的蠕动间,碎落了一地叹息的伤。
   轻合着淅淅沥沥的夜雨,不知究竟是谁在此刻翻唱着凄切悲凉的乐府旧曲?将心底疼痛的情殇缓缓勾起,化作四下零落的雁鸣,泼洒在未眠人的那方心田阡陌上。
   凄美动听的音韵,如江南某处湖泊上的烟云,飘过晚枫和渔火的倒影,哦!一定是你了,我梦中的谢娘,纤细的十指轻轻抚在长长的竹笛上,指尖如月色遮住了千年的古井,令你闭合之间的气息,在一节竹子里,演绎出情思多变的旋律。
   徜徉在一曲古典的音韵中,我迷醉的情绪不知身处何处?是小溪流水的潺潺?是一碧如洗的云天?是黄沙淹没的楼兰?还是细雨洒落的桑田?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 灵犀中,我依稀能够看到,透明的笛膜一张一弛,当镂空的思绪钻入如兰的腹中,那个个哀婉凄美的音符,分明就是你颤抖的心跳。
   就在这样一个情之堤决口的雨夜,我醉梦深处的谢娘,孤独与相思的涌动,又怎能禁得住你那轻轻的呼吸?
   自从那晚,弯弯的瘦月,裸着尖尖的虎牙,吞食了你那行将去远的背影,若干时光,我总是可以见到你的,是在酒的醉处,抑或是梦的深处。
   待到一曲终了,随之伴和的风声萧萧,雨声亦复萧萧,一袭白衣依旧枯坐在孤独如你的灯前,任灯花渐瘦,红烛尽燃,唯有被泪水打湿的眼角,诠释着余音飘逝的凄凉。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 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难道是真的不知何事萦怀抱?
   不!不!绝对不是,别再说那笛声的吟唱,灼烫的红唇与爱情无关,别再说我的一阙新词,只是为了以诗章凭吊这个垂死的时代。
   红尘深处的红男绿女们,谁人能够明白?你们不醉就能看到醉里的人,我只有醉了,才能看到“她”,可就在这样一个藉酒沉醉的雨夜,想梦,却梦不见,清醒时却又独自意兴阑珊。
   当昨天的一切都已物是人非,时过境迁,竟连魂梦也未可重逢,纵能入梦,又真能如愿到访谢桥,重与离人相聚吗?
   抬头望一眼窗外,淅沥的雨点,碎落房檐,溅起我的声声轻叹:我掌控不了梦境,正如我把握不住相处中飘逝的时间。
   此刻,我纳兰的心,不是碎了,而是空无一物,你最终还是随着一曲笛音,在凄冷的雨中幻化为虚无......

附:
纳兰性德《采桑子》原词:
谁翻乐府凄凉曲?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,瘦尽灯花又一宵。
不知何事萦怀抱,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梦也何曾到谢桥。

 

 

 

 
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