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唯美红尘】 >> 古韵今声 >> 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[布衣书生]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[布衣书生]

发表日期:2012年7月21日  出处:原创  作者:布衣书生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2223 次


 

 

 

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

文/布衣书生

编/傲雪之梅

 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 一
   或许,往事总被月光照亮,有月的夜晚,我躲避不了心境的荒凉,当几颗醉眼的星子,乘着浓浓夜色,跌入今夜的杯盏,当一袭袅娜着芬芳的羽衣,在我冰凝的记忆中曼舞,那水中的冷月,镜中的冰花,飞扬的柳絮,竟难以承载痴情的红霜。
   假如,能够将词笺中搜肠刮肚的精血,排列成迷津渡口斜泊的舟船,那么我愿带着一盏残灯,几阕新词,借一束瑰丽的闪电,在白昼与暗夜的交替中,在生与死的轮回里,将你人间天上寻遍。
   你是知道的,我无意于世俗的声色犬马,无意于浮云般的富贵荣华,流转的时光,当一场红尘风月的过后,你的离开,竟令我化做了一只亘古寂寞的寒鸦,夜夜伫立于忧伤的枝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 醉听残漏声声,孤寂与伤痛交织的暗夜里,伴着天上的一轮寒月,我凝伫如古幽的雕塑,痴望着只剩下满树扶疏垂飘的柔枝,遥想着入昨的往事里,于别离时刻,你在折下的柳条上,留下的那枚相思的指痕。
   一阵又一阵料峭的冷风,掠过府邸楼台下月辉笼罩的柳枝疏影,刺入我洁白胜雪的衣衫,微颤的躯体,此刻,竟是彻骨的寒。
   你像柳絮般飘然而去,为我种植了一世的心伤,带走了那个摇曳、抚荡、飞絮飘花的季节,任相思的层冰积雪摧残着我如风中柳枝般瑟瑟的心房。
   或许,正如东坡所说,“细看来,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”,柳絮如果飘落到水中,就会化为无根的浮萍,也许我是孑然摇曳的柳枝,你便是那悬于水面的浮萍。
   曾无数次于醉梦的最深处,安慰自己,或许,你寻到了最好的归宿,自古红颜多薄命,既是柳絮,于水中化为无根的浮萍,也强过飘入地面,沦落成任人踩踏的泥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  趟过凝霜的落叶,抚开冷月微茫的光晕,梦中总依稀弥漫着你冷而甜的胭脂味,还有衣袂拂碎露水的细响,然而,我却听不见你枕边窃窃的耳语,幻情的海市蜃楼中,泊满了一泓清泪的孤寒。
   有你的梦中,我真的不愿醒来,那双凝愁含昕的黛眉,像精灵一样于一瞬间掠窗而过,每次我都来不及呼唤,你便消逝无踪,留给我的便仅剩记忆深处那抹冷幽幽的蓝。
   爱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关,当梦醒后收敛了伤感的幻相,明知道,你于清澈的水边浣洗裙衫的情景,那涉水溅裙的誓言,只是我生命中一场绮丽的幻梦,可仍愿让自己纠缠在虚幻构筑的梦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  酒醉后,渫血的心,面对着凄丽而笑的冷月,我唯有把所有的离恨别愁,尽数化做一阕阕哀怨缠绵的清词,演奏在恍如隔世的舞台,用郁积相思的弱水,血泪班驳的精魂,将一束虚幻的玫瑰,灌溉成绝世傲绽的红花,为我黑白的情感,涂上一抹艳丽的色彩。
   人间天上生死的诀别,令多少个孤灯独守的夜晚,唏嘘里,梦一片空白,一串回味疼痛的血,常常会盘踞在我捻笔的手掌上,让所有的哀伤,尽数化做杜鹃啼血的悲鸣。
   也许,没有你的日子里,思念的弦张得太紧太紧,不知何时,竟已崩断了相思的缆绳,一如我身处于光滑四壁深邃的幽谷,无法攀越记忆的山顶,纵然于一脉清光的寒灯下,却也只是,剪却烛芯一线恨,难消心头万点凉。
   当赌书消得泼茶香的琴瑟和谐,空剩下孜然一人,苟活在这孤独的尘世间,独自听风吟,看花落,叹雨悲,怀抱着几多晓寒残梦,沐浴着若干如昨的月光,纵西风多少恨,又怎吹得散眉间深锁的凄凉?

附:纳兰容若《临江仙寒柳》原词:

飞絮飞花何处是?层冰积雪摧残。疏疏一树五更寒。爱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关。
最是繁丝摇落后,转教人忆春山。湔裙梦断续应难。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

   

 

 

 


  梅语轩欢迎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