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唯美红尘】 >> 古韵今声 >> 词评纳兰--人生若只如初见[布衣书生]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词评纳兰--人生若只如初见[布衣书生]

发表日期:2011年1月9日  出处:梅语轩  作者:布衣书生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2061 次

人生若只如初见
 
文:布衣书生/编辑:傲雪之梅

     一

    今夜,当我再次捧出你的《选梦词》时,面颊上竟落下了殷红的泪花,不知是沉重的情感,压弯了相思的舟船?还是镜中憔悴的慵懒,轧碎了伤痕败落的时间。
    或许,人生若只如初见,不再浸入太多的情感,将美丽的相逢,化为红尘一笑.才情兼备的婕妤又怎会在冷清落寞的昼夜悄然凋谢了青春的花瓣。
    昨日初见时的惊艳,梦里梦外,呢喃轻呓,声声窃窃的私语,唇角垂下的音节,尚在耳边,随着你一个轻轻的转身,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,再次回首,已是天涯咫尺,北国江南。
     当月亮的足尖,擦亮弥天的星子,你可知是谁身着胜雪的白衣,任万千愁绪深锁眉间?宛如一簇花絮的叹息,于冷冷的月光下微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  曾几何时?也是这样一个轻纱绕梦的晚上,夜幕垂下一帘帘织梦的纱网,月光滴出一粒粒有韵的音符,我将你轻轻拥在怀里,于你飞羽般轻盈的呼吸里,聆听着一阙阙新词,在你的舌尖上吟唱。
     一字一声,犹如天籁,任一串串音符,静静地流过梢头的弦月,人间便呢喃出十指相扣的誓言,当弯弯的鸟啼荡起亮亮的水晶,当未眠的夜鸟,于花园的湖上掠出涟漪点点,你抬起少女的指尖,轻语呢喃:“但愿我们的感情,就像水滴和湖面,总能画出同心的圆。
    当一颗倦心,在曾经相处的时光中纠缠,当彻骨的疼痛,将所有的记忆都溃烂,往事虽如烟云般飘渺,然我渗血的眸光,依旧在孤独的延伸,宛如一枚风雨深处跌宕在水面的孤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   是冰冷的祖制,将绮丽的幻梦,撞击成碎裂的陶片,让尘世的步履,难以跨越满汉间这高高的门槛,你我便宛如两只未曾放牧思念的蚕卵,于一瞬间,成了季节的幽囚。
     宛儿!原谅我,终没能冲破来自世俗深处,那些厚厚的壁垒,或许,我便是那薄幸的锦衣郎,在毁掉了“初见”时,那种若即若离的美好之后,又令我们十指相扣的誓言,于相思的煎熬中飘散。
    相爱不能相守,是我令彼此那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,是我令你那书不尽的红锦素笺写哀愁。
    任你那粉红的桃腮,在江南恼人的烟雨中,化为一抹淡淡的缟素,任我萌生于暗夜,那凄楚的内心,荒芜成孤独的意境,平平仄仄填成一阕阙新词,相守着最初的承诺,于痛苦中,去等待流转的时光,将我添砌成一抔黄黄的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   从夏荷出水,惊走了交颈而眠的飞鸟,到我眼眸中的那群大雁一字向南,记不得自己多少次惊醒在清晰而又朦胧的月幕下,依任目光次第消瘦,最终,瘦作天边的一弯新月,抑或是飘零空中的一枚红枫,企图在某一时刻,可以飘向有你的枕边。
    每每当我以梦的轻柔,触摸你温情的发髻,把眉间紧锁的皱纹,交给疼痛的相思,那些星光,绿波,堤岸,那些呢喃,笑声,誓言,怎么也遍寻不见,不知究竟是谁隔断了我远眺你的泪眼?
    当岁月的沉淀,为生命中与你厮守的细节,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晕,我竟再次看到了你冰冷的衣裾,沐浴着苍茫的红尘,合着我词令的韵脚,在溅满清泪的诗笺上起舞翩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    是呀!风住尘香花已尽,回首已是枉然,初见时心花无涯的惊艳,转眼间,已是沧海桑田,最初生死相恋的执着,到头来,竟还不如当年长生殿里许过的比翼愿。
    此刻,夜已阑珊,一窗昏烛下,那跳动血管里,唯剩一声无奈的空叹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......”

附:纳兰容若《木兰花令》原词: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(却道故心人易变)。
  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霖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(何如薄幸锦衣儿)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