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唯美红尘】 >> 古韵今声 >> 词评纳兰--一片伤心画不成[布衣书生]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词评纳兰--一片伤心画不成[布衣书生]

发表日期:2010年5月9日  出处:原创  作者:布衣书生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2111 次

 

一片伤心画不成

作者:布衣书生


  

   一
   夜雨的音符,叩响沉默的房檐,将点点愁绪,滴滴溅在青青的石板,缕缕的情思,驱动颤抖的指尖,挥舞的双臂,却撕不破长夜的雨帘。
   孤灯晚影下,纳兰唯有流两行清泪,湿一片青衫,于无声的泪咽中,摊开如莲的掌心,将斑斓着疼痛的词句,嵌入这跳动的琴弦。
   多少个暗夜,就这样痴痴地望着你卷中的容颜,任心绪被一泓相思的秋水,缓缓搅乱,肩披着被泪雨柔软了的夜色,脚踏着如雪的孤单与寂寞,或许,我真的不知该怎样为一束过早凋谢的花朵,以我咯血的喉咙,叩节长歌?
   当滚烫的血液,将盈满哀愁的词句,于深锁的眉间,绽放出艳丽的火焰,经年的记忆,又怎能不令我泫然?
    二

   或许,当泣血的冰笺,写满了尘世的孤单,当迷津的渡口,斜泊着相思的舟船,雨蝉呀!你可知道我拢着一颗碎裂的心,种植着一份怎样的期盼?

   期盼你突然会如旅人般的回归,那碎落的脚步,能够踏碎我滋长着疼痛的罂粟,荡破心湖沉寂着孤寞的层冰。
   于是,我于每一个旭日初升的白昼,便开始期盼含烟绕梦的清辉,从残霞夕照的黄昏,期盼那轮君临大地的朝阳,万蛊蚀骨的煎熬中,任飞泪点点,层浪千千,终却也难以收拾这场命定的预言。
   当理性冰封不住心的放任,有故事的人,怎禁得住这滴答作响,檐雨声声的夜?一如面颊上垂落的晶莹,终难以化得开阴阳两隔的恨深情浓?
    三

   多少年来!我曾无数次的尝试着要将镌刻在心头,典藏在记忆的你,那曾令我心旌摇曳的盈盈一笑,还原成一卷传神的丹青,可每每我握住蘸墨的画笔,便一如握住了一枝无望的宿命,明明感觉你就在我眼前的壁上婷婷而立,一触手,便唯剩一壁凄清的冰冷。
   一如我游走的生命,踏着萋萋的苔痕,携着刻骨的思念,度步于我们曾赌酒泼茶比肩而行的地方,最终,却怎么也觅不到那长满笑声的长亭。
   当冷冷的夜风,随着摇曳的烛火,卷起画卷的一角,泪光中,我恍若看到了一只竖立的耳朵,令我于幻情中,贪婪地聆听你均匀的喘息声,聆听昨日鬓边的窃窃私语。
   是那颤抖的心弦,撩拨起情妄的箜篌,那灵动的浮现,令我恍若再次回到了那些与你绣榻闲时,并吹红雨,雕阑曲处,同倚斜阳的日子。

   那些有呢喃,有笑声的音符,颤动在语言的枝桠上,似在等待着被我掌心炙热的情感去重温,去提炼。
    四

   此刻,我形如一只鹣鹣,舞动单飞的翅子,抖落下片片殷红的落羽,荷着难消的伤痛,穿越尘世的墙篱,于时光的夹缝中,企图牵出那段昨日比翼的欢歌。
   哦!雨蝉!人说,梦好难留,诗残莫续,然你可知,我真的不能够从迷醉中醒来,怕醒来后独对这一室的清冷,怕那如断线般垂下的雨点,滴在青青的石板,那连绵不绝的声响,会时时刻刻提醒着我的孤单。
   窗外风吹雨斜,檐下似诉似泣,当灵魂的触须,难以击碎隔世的陶片,面上有泪,咸咸涩涩,如叹息般点点碎落。
   不愿醒来的泪梦,依旧将一挂镂刻着相思的雨铃,系在了摇曳的树梢,企图让往事的风雨,浸润清澈的水湄,涤去瞕目的红尘,能够令我于每一次的绕梦行吟中,都可以鲜活出你那窈窕的倩影......

 

附:纳兰容若《南乡子》原词:

    泪咽却无声,只向从前悔薄情,凭仗丹青重省识。盈盈。一片伤心画不成。
  别语忒分明。午夜鹣鹣梦早醒。卿自早醒侬自梦,更更。泣尽风檐夜雨铃。

梅语轩文学网出品
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