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唯美红尘】 >> 古韵今声 >> 词评纳兰--德也狂生耳[布衣书生]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词评纳兰--德也狂生耳[布衣书生]

发表日期:2010年6月3日  出处:原创  作者:布衣书生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2151 次


 

 

德也狂生耳

作者:布衣书生


    一

   风雨初歇的夜,携着酒醉初醒的迷离,书生禁不住想再次的触摸你,不知是因了魂梦深处的一份灵犀,还是因了那段谜一般的前世呓语。
   书生也曾几度怀着一颗清洌的诗心,试图走进你那方爬满疼痛记忆的莲田深处,于幻情中,甚至于将自己当做了你,隔着百载的风尘,去感受,去体会,一段段情殇过后的那份凄苦,那份艰涩。
   你如一束罂粟,迷恋是一种毒瘾,那一纸的流满血泪精魂的哀怨,那一份感天撼地的深情,总会令书生深陷其中,于辗转反侧的枕边,为你的“半世浮萍随逝水,一宵冷雨葬名花”流泪,为你的“人到情多情转薄,而今真个悔多情”叹息,为你享受着隐忍千般苦痛的缠绵。

    二

   然唯一让书生就不敢碰的,便是你的这笺《金缕曲》,记不得曾有过多少个籍酒买醉的夜晚,将这一纸的肝胆相照,捧在手心,于迷醉的情绪里,忘情诵读,将自己沉溺到你们的那场通灵相惜的盛宴里,待到静下心来,欲要捉笔时,最终,却又选择了还是放弃。
   之所以选择远远地遥望,远远地躲着,因为我怕书生指尖流淌的文字,玷污了公子这一纸的肝胆相照,这一纸的荡气回肠,如此沉重的情谊,只恐今世的书生承载不起。
   或许,我远不及你,书生只是书生,只会醉卧于百丈红尘的最深处,忘却世俗纷扰,携着一场情殇过后的疼痛,去寻觅那缕久已远逝的微风,任一帘旧逝的风月,蔽遮住企图远眺的双眸,让往事的枝叶长满疼痛的指尖,那心海莲田流淌的文字,却始终缺乏着一份七尺男儿阳刚的豪情。

    三

   “德也狂生耳。”公子是以如何的心情说出的此番话语?书生竟在这万丈豪情的背后,看到了一份世事的无奈与疼痛。
    或许,放眼历史的长烟,醉酒浪歌的青莲,豪放强盛于你,书生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然公子的这一句“狂生”,却令我心疼至此,泫然泪下!
    世人揭晓你锦衣玉食的贵胄生活,你一场场情殇过后的情感坎坷,虽是显赫的一等侍卫,却没有带给你施展自己的学识才华和远大抱负的机会,却只令你无法抽身深深宫廷风波的险恶,“德也狂生耳。”也便就成了一份生于富贵偏却是人间惆怅客的落寞。
    由此可见,你虽不是贪慕权位之人,但心志也并非淡泊如水的闲云野鹤。或许,你向往一种功成之后的潇洒身退,一番大作为之后,寄情于山林野趣的隐逸与洒脱。

     四

    书生以为,你和那与你忘年的梁汾兄,或许都是幸运的,幸得人间还有一可促膝长谈的知己,你那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”的词集,书生早已熟记于心,然他的《弹指词》,书生苦苦寻觅,却无缘相见。
    历数千载历史的风云里,势利小人那一个朝代没有?且让他们恶语中伤,挑拨是非去吧,你我又何须理会?顾兄呀!你无须过分在意,你我身份地位的贵贱尊卑,在我纳兰的心里,早已将你当作了生死相依,永生永世的兄弟!我们且将这份誓言,深埋于心底,你我都要牢牢铭记!
    来!擦去壮志未酬的悲慨之泪,一同饮了这觞酒,伴着君临寰宇的皎洁皓月,今夜,我们当浮一大白,痛饮达旦,一醉方休。

附:纳兰容若原词:

   《金缕曲》
    德也狂生耳。偶然间、淄尘京国,乌衣门第。有酒惟浇赵州土,谁会成生此意,不信道、遂成知己。青眼高歌俱未老,向尊前、拭尽英雄泪。君不见,月如水。
    共君此夜须沉醉。且由他、娥眉谣诼,古今同忌。身世悠悠何足问,冷笑置之而已。寻思起、从头翻悔。一日心期千劫在,后身缘、恐结他生里,然诺重,君须记。

再附:顾贞观《金缕曲·酬容若见赠次原韵》
     且住为佳耳。任相猜、驰笺紫阁,曳裙朱第。不是世人皆欲杀,争显怜才真意。容易得、一人知己。惭愧王孙图报薄,只千金、当洒平生泪。曾不直,一杯水。     歌残击筑心逾醉。忆当年、侯生垂老,始逢吴忌。亲在许身犹未得。侠烈今生已已。但结记、来生休悔。俄顷重投胶在洋漆,似旧曾、相识屠沽里。名预籍,石函记。


梅语轩文学网出品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