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唯美红尘】 >> 古韵今声 >> 词评纳兰--旧事惊心[布衣书生]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词评纳兰--旧事惊心[布衣书生]

发表日期:2011年1月9日  出处:原创  作者:布衣书生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2122 次

 

    当凌乱的心绪,在上元节的月光里散落,那一场被并入流年的情事,宛如光阴的沙漠中,那些掩埋着情感的流沙,当一缕微风,于你最不经意间,卷起往事的袖口,那缠绵而又细腻的相思,那遥远而又绮丽的脸颊,你也便唯有在心的最深处,精心地浅浅刻画......
    在被树叶摇碎的一地月影下,色彩斑斓的花灯渐隐渐淡,纷乱的人流渐行渐远,露重更深的夜,本就难捱,烟花过后迷离的烟雾,更令我这袭憔悴的衣衫,涂满了难以排遣的孤寒。
    记不得多少次,铜镜里,我竟望到了自己的骨骼,听到了骨骼深处,那枚叫做疼痛的种子,发芽的声响......

    二

    明知回首已是枉然,枉然回首也宛如去饮一壶寸断肝肠的老酒,然而你左右不了自己,一如当初你左右不了缓缓松开的那双手。
    时而仍有几只烟花,如流星般划过,一如你和她的相遇,瞬间的璀璨之后,便又消失于瞬间,罢了!罢了!隐忍着疼痛的心,看来终是难以蹴过那场风月的废墟,任往事的飞红,撩动萤火的感叹,终也难以熄灭苦涩的火焰。
    我怎能去怪罪这些日复一日似水的华年?只恨不老长恨天,缘何让我们在相识相知相爱之后,令笑声飞扬的日子,如此的短暂?
    若干时光中,我明知道没有一朵花会再向我微笑,而我却又似走失了魂魄般,一次又一次地度步在那藏有若干旧梦的花园。

    三

    当咯血的喉咙,唤不回你那久违的容颜,炙热的情感,生生绷裂了相思的琴弦,宛儿呀!当遥远的天边,裘寒被冷,除了我这薄幸的锦衣郎,谁又能慰藉你的孤寒?

    当江南的夏夜,酷暑难耐,除了我这薄幸的锦衣郎,谁又能为你捉蚊摇扇?
    此刻,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你?想你身上淡淡的芳香,想你别离时盈满泪水的眼,想你枕畔垂落的千千青丝,想你那遥远而又咫尺的江南......
    醉里梦里,我总会再次看到那碎人心魄的场景,那个离别的月下,我轻抚你秀发的手,还有你憔悴的面颊,竟如那晚月光般苍白。

    我们紧紧地相拥着,四目相对,许久许久,只是无言,当伤心的话语刚欲滚落唇边,你我泣血的哽咽声,便竟惊飞了月下的鸣蝉......

    四

    当一场红尘风月如烟花般飘散,难道彼此就真的永难相见?只能日日恋着那个远逝的流年,将无可凭寄的缕缕挂牵以绕指的思念,夜夜写满血泪模糊的冰笺?
    思绪在今夜的风中,被吹得凌乱不堪,寒宵中,当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睑,一泓相思下,望着君临大地的圆月,纳兰不尽喃喃:“我的宛儿!我们此生甚时还能重见?”
    月圆人难圆,天涯两端徒剩满怀的绝望与凄然,苍天呀!难道你就真的不解我们关山望断的苦楚,和洇满血泪的思念吗?
    此刻,唯有百鬼狰狞,天地依旧沉默无言......

 

附:纳兰容若《齐天乐·上元》原词:

    阑珊火树鱼龙舞,望中宝钗楼远。靺鞨余红,琉璃剩碧,待嘱花归缓缓。寒轻漏浅。正乍敛烟霏,陨星如箭。旧事惊心,一双莲影藕丝断。莫恨流年逝水,恨销残蝶粉,韶光忒贱。细语吹香,暗尘笼鬓,都逐晓风零乱。阑干敲遍。问帘底纤纤,甚时重见。不解相思,月华今夜满。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发表人:梅心莲韵
发表人邮件:123456@163.com发表时间:2010-7-14 23:11:00
布衣书生,你可是梅语轩里重量级人物呢.对你的文字偶是绝对不敢乱点评.只好把祝福别在你的衣襟,愿你出更多的作品,以饱灵魂.呵呵!玩笑啦,别见怪,很开心在梅语轩看到你这么多的美文.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