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唯美红尘】 >> 古韵今声 >> 词评纳兰--梦也须留[布衣书生]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词评纳兰--梦也须留[布衣书生]

发表日期:2012年7月23日  出处:原创  作者:布衣书生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2159 次



 

 
 
 
 
 
词评纳兰--梦也须留
文/布衣书生
 
 
 
   
    或许,当一场红尘风月散尽,秋雨中,那抹悄然远逝的背影,那叶渐渐淡离的小舟,在你心里便做成经年难消的愁,若干年来,使你总是不敢聆听淅淅沥沥的檐雨,只怕在尘世的眼睛,望不穿这一场场夜雨的深幽......
    千百次,魂里梦里,寻你,寻那方隔阻着塞北江南的渡口,然每每的极目所至,便会有一枚洇满浸透离意的殷红枫叶,盘旋于你凄苦的心头.
    黑暗中,你双手互抱着瘦俏的双肩,你不知是要企图以双臂的温度,去温暖你心的孤寒与冰冷,还是要于冷雨中裹紧那枚疼痛多年的伤口......
    醉携百转愁肠,踏碎一路叹息,度步在这院中湿漉漉的一石小径,凭冰冷的夜雨,落在单薄的衣衫上,溶于掌心、手心,溶进血液里,将往事重新寻觅的艰难,点点湿透。

    二
    天气越来越凉了,我梦绕魂牵的御禅呀!千万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!此时,也不知,你是否也在这萧瑟的夜,带着满颊羞涩的红晕,临窗听着碎人心魄的檐雨,害着割扯不断的相思,思念着我这个薄幸的锦衣郎?
    任世事变迁,似水流年,属于我们的真挚深情,生生世世永远也不会隔断,然我们最初那些个十指相扣的誓言,相守一生的心愿,于今生却也只能是一场遥遥无期的梦魇!
   此刻,夜雨抚摸着我暗潮涌动的胸襟,却难以唤醒我疲惫不堪的精魂!当冰冷的祖制将绮丽的梦魇,化作彼此心头,这一生一世的乱,无望的宿命,便于无声无息中,割断了我们琴瑟的弦。
 
    三
    希冀一次次的崩坍,令幻想在绝望中衍生,我们于两两相望中,再次张开了干瘪如焦唇般的叶瓣,让饮水与选梦这洇满血渍与泪渍的旋律,交响在尘世属于彼此的每一个夜晚。
    御禅呀!或许芸芸众生中,唯有你我才明白,那是我们激情的迸发,是心魄的颤抖,也是一声声无奈的真情告白。
    当我再次拨亮一窗的昏黄,已是夜寒宵深,一壶浊酒,难以慰藉我尘世的孤寒,心徜徉在往事的记忆里,纳兰今夜注定依旧无眠。
    或许,是此刻的我,真的不想睡去,怕噩梦于瞬息间,取代了执手的记忆,怕萌生的欲念,逃匿了仅剩的这点回味的欢愉。
 
    四
    当酒干,泪也干,一如此刻有谁轻轻卷起了梦的帘幔,让你柔顺的纤手,窈窕的身影,羞怯的朱唇,愣怔的微笑,再次于我幻情的眸中一一浮现......
    一帘彼时月光的清辉,顷刻将后海的亭台楼阁洒满,拥被遥想着在同一轮月光下,在天涯的两端,我们暗自回忆着经年耳鬓厮磨的往事,此情此境,如梦如烟......
    我真的不知,此刻,是醉里昙花一现的幻情?还是一帘温润着甜蜜的美梦?如果真的是梦,那也请多留在我心中一刻吧,好让纳兰能于这凄苦构筑的世间,多一刻的温馨,少一刻的幽怨......
 
   
附:纳兰性德《浪淘沙》原词:
    夜雨做成秋,恰上心头,教他珍重护风流。端的为谁添病也?更为谁羞?
    密意未曾休,密愿难酬,珠帘四卷月当楼。暗忆欢期真似梦,梦也须留。
 

 

 


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梅语轩欢迎您!
http://meiyuxuan.2000y.net/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发表人:梅心莲韵
发表人邮件:123456@163.com发表时间:2011-1-9 22:41:00
宝贝徒儿说出了为师心里的话呢.不敢再乱评啦,只能默默欣赏并问朋友安好.
发表人:飘逸的雨丝
发表人邮件:464459449@qq.com发表时间:2010-7-16 18:11:00
看了好多篇朋友的诗评纳兰,除了佩服欣赏之外,我想这也是作者的心语,谢谢作者,让我们读到如此美的文字!梅子的编辑总是那样的美,一并欣赏,敬茶!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10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