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【心梦呢喃】 >> 亲情无价 >> 回 乡(傲雪之梅)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回 乡(傲雪之梅)

发表日期:2017年2月10日  出处:梅语轩  作者:梅语凝香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1403 次

回   乡 

作者:傲雪之梅

 

一些俗事纷扰,自己的心总是烦躁不安。整天面对喧嚣的人群,拥挤的车流,灰蒙蒙的天空,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。于是,我想逃离,逃离这熟悉而又十分陌生的城,逃离这高楼耸立的某个角落里一个叫做所谓的家的地方。

很想一个人,背上简单的行囊,去远方流浪。可我还是逃脱不了世俗的牢笼,还是不得不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还有,也不得不尽女儿、妻子、母亲的义务。在爱与被爱的圈子里,那颗心早已剥离,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。不想说话,不想做事,就连自己最爱的文字,也失去了原有的兴趣。想想,一个人对什么事都不在意,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。

爸爸曾经说过,累了就回来吧,家里什么都有。是呀,我也一直认为,有父母在的地方,才叫家,所以,即便是结婚十多年了,我还是习惯叫那大山深处的一座老屋为家。反正也放假了,还是回去看看吧。

简单收拾了一下,带上儿子,一起回家。现在家乡的变化很大,以前,车子只能到场镇上,每次都要步行一个小时山路才能到家。而现在,车子直接可以上山了,不过,我的家在山下,还是要步行下山才能到家,我们似乎都已很满足了。家乡是贫穷落后的,那些不甘心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年轻人,都已经离开村小山村,走进城市,为了希望,也为了尊严。无论是真正融入城市,还是成为了城市的“边缘人”,其实内心都无法真正走出家乡,逃离家乡感情的牵引。所以,我经常说自己是一个披着城市外衣的农村人。现在,留在这里的,都是一些年纪大的乡亲们,他们有的一辈子没坐过火车,更不说飞机了,有的,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个小山村。这个地方,不管是贫穷还是落后,已经成为他们的根了,他们喜欢这儿的宁静,和谐,温暖,还有自由。

车子刚进我们村,我就叫儿子打电话回去,叫妈妈来接我们。买了一些东西给他们,电热毯,电炉子,还有吃的零食,水果之类的,也不是很多,但我知道,妈妈每次很乐意来接我们,特别享受村里人羡慕的目光,更喜欢听到村里人说她养的儿子女儿都有出息。所以,每次回去,我特别夸张的撒娇让爸爸妈妈有种措手不及的开怀。因为,我不管多大,都是父母眼中那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小丫头,我不管在哪儿,总会牵动着父母的心。

我把车子停好,妈妈来了,步履蹒跚的模样让我顿感时光的无情,我们任何人,无论如何,都阻挡不了光阴的痕迹。

走在这熟悉的小路上,心里是复杂而又平静。童年的记忆是模糊的,进而变得清晰起来。那是一段艰难贫困却异常开心的历程。山沟沟里到处绿意盎然,我和晓哥哥,还有其他小伙伴,一起在山里放牛,割草,拾柴,还有就是玩藏猫猫的游戏。在那个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的年代,我们所有的娱乐都跟大自然紧密相连。春天,满山的映山红,摘下一朵别在头发上,或是做成花环戴在头上,那时的我们一直天真的认为,那就是仙女的模样。夏天,总是在满天星斗的夜晚,乡里乡亲们三三两两,喜欢在堰塘的埂上乘凉,话话家常,吹吹壳子,我和小伙伴们在埂坡上溜来溜去,笑声一片一片。秋天,寻找满山的野柿子,捕捉清脆悦耳的蝈蝈,渴望看到一只肥硕的野兔。尔后,在昏黄的孤灯下,把饥饿填进了肚子,漆黑漫长的夜!冬日里,寒冷侵袭,赤红的手脚,瑟瑟抖动卷缩的身体。躲在避风的角落里,看着麻雀在雪地上欢跳。趴在窗户上,隔着那一层层发黄的窗纸,时日是那么的漫长。渴望新年那一声炮竹。年夜饭,一年的期待,最幸福的时刻,也是父母最慷慨的时候。穿上压在箱底的新衣,吃上了平日里难以吃到的佳肴饭菜。或许几角压岁钱,在欢乐里跳跃。短暂的快乐,来的漫长,去的迅疾,不觉悄然而过,留下了难舍的依恋。

而今,乡里的人户渐渐稀少,很多人都不愿意留在这交通信息都不太发达的小山沟。山间荒芜了很多土地,被一群鸭子践踏得斑驳沧桑,物是人非。不过,因为人烟稀少了,山上的松柏似乎比以前更加茂密,山间,隐隐约约几座老屋,尽显苍凉。爸爸妈妈这几天又在翻修老屋,他们始终不舍这儿,妈妈还说,我回来正好,可以帮他们收拾收拾。

回到家里,工人们已经在忙乎了,家里一片凌乱。小狗小猫也甚是热情,在我和儿子周围欢跳着,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,激动不已。回家的感觉真好,不管我身心多么疲惫,不管我经历多少沧桑与困苦,不管岁月如何变迁,家都会接纳我,家里的一切仍会有如初般温暖。

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,我连忙换了衣服,挽好头发,系好围裙,准备做饭。镜子里一瞧,俨然一幅村姑形象。尽管家里我早已添置了智能电饭煲,电磁炉等设备,可爸爸妈妈基本不用,不知道是为了节约电费还是用不习惯。我在家里也不喜欢用,就喜欢家里的柴火饭,就像弟弟说的,二十多年的味道,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和改变的。所以,每次回到家里,我的食欲都会大增,呆上几天,都会长肉。这几天,我也尽量变着花样做些好吃的,其实是自己嘴馋,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胃吧。

我还是不想说话,总是坐在那儿,呆呆的,还好父母太忙,没注意到我心事重重的样子。儿子在家做作业,外面,阳光很温暖,我起身去田间转转,寻找童年的影子。田边的一颗柚子树结满黄澄澄的果子,一下子就吸引了我。这柚子,可能跟桔子树种在一起,有点变质,跟我们平时买的味道不一样,吃起来很鲜嫩,入口有些许略微的苦,似乎没有柚子的味道了。但我还是感觉这种柚子更好吃,因为是在大自然的沐浴下,天然而成,没有任何的农药成分或者防腐剂之类的东西,味道就是纯正。伸手摘了几颗,乐陶陶的抱回家,而且立马剥皮,和儿子分享这一天然的美食。剥了一瓣,喂到儿子嘴里,儿子也特别喜欢,但还是得继续做作业。我顺势依在儿子肩上,突然想说话,“禹哥,你爱我吗?”“爱!”“有多爱?”“很爱。”“很爱是有多爱?”“非常爱。”“非常爱有多爱?”“非常爱就是非常非常非常爱!”我不依不饶的问,儿子也很配合的回答着,然后嘴里又是XY之类的术语了。我不便打扰,就在一旁剥好柚子递在他嘴里。又想起二十年前,我也是在灯下,如此这样,写字,看书,妈妈在一旁纳着鞋底,缝着衣服。二十年后,同样的画面在老屋再现,在时光的轮回中惟一不变的浓浓的爱,一样的方式,一样的情,像是复制后的老照片,画面依旧那么温暖。

“梅子,快来帮忙递下瓦。”是妈妈的声音,打断了我的遐思。我到屋后去看,原来是房屋的脊梁换好了,又要把拿下来的瓦传到房顶上去。村里的大伯大婶好几个都来帮忙了,一个传一个,接成一条长龙。这种古老的方式,尽管费时费力,但画面很温馨,很和谐。在传递的过程中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嘻嘻哈哈说过不停。

“你家儿子有出息,挣了那么多钱,房子都买到江苏去了。”三娘对朱娘娘说,羡慕之情溢于言表。朱娘娘家三个儿子,没有女儿,个个都在外面打工,听说挣了不少钱。现在家里,就剩下两老人,不知道是幸福还是辛酸。

“二哥家儿子也有出息,都上了电视了,名人呢!”这说是我的弟弟,一名大学生村官,是我们老家的名人。听到这些,爸妈自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“我说嘛,还是你家儿子有本事,一下子给你带回俩孩子,这下子,孙子孙女全有了。”我家对面一个弟弟,生了一对双胞胎,而且是龙凤胎,让村里人羡慕不已。人老了,可能更希望就是儿孙满堂吧!

“要我说,还是养女儿好,你看梅子,经常回来看你们,而且买吃的穿的给你们,我上回过来,还吃了她买的瓜子和苹果呢,还有,回来还那么勤快。你看,养女儿多好!”不知什么时候,把话题引向我这儿了,朱娘娘还说得一本正经。大家也纷纷赞同,话题永远是围绕着孩子。

……

如此生动的画面,如此真实的场景,如此纯朴的乡里人,是我很久都没有看到和体会到的温馨。外面的世界尽管很精彩,可我总觉得缺少些什么,很多人,为了生活的打拼,心早已麻木不仁,整天过着尔虞我诈的生活,在城市的灯红酒绿里,早已迷失了自己。哪知道这里,还有日日夜夜等待着我们归来的父老乡亲,还有曾经养育我们的那一方土地。不知道,在外的游子,累吗?过得好吗?

每天早上,我得把家里的鸡和鸭子放出去,晚上再赶回,给它们喂食,妈妈喂了几十只,很庞大的队伍,所以,每次还得清点数目。它们不管在哪儿,都不得脱离自己的群体。一旦有谁不小心离开了,一群鸡鸭都会叫过不停,如此团结与和谐真是让人意想不到。鸭子品种就有五种,大鹅鸭、憨包鸭、水鸭等之类的,很可爱。它们时而在田间觅食,时而张开翅膀飞跳,有时候还懒洋洋的晒太阳,感觉它们,才是真正的无忧无虑,享受生活。人,什么时候才能如此简单呢!

几天时间,老屋翻修好了,剩下的工作就是清洁卫生了,我也把家里顺便整理了一番,没用的东西就扔掉或者烧掉,老妈尽管觉得有些可惜,但在我的安排下又有点无可奈何的顺从。所有的东西都一一归类并一再叮嘱妈妈,什么东西我放在哪间屋里。一天多的时间,家里变了模样,焕然一新的感觉,整洁敞亮。而我,由村姑形象自然而然变成“灰姑娘”模样。于是,又急急忙忙收拾东西,准备回自己的家了。

想想,人生多么地充满着矛盾。记得年少时,曾多少回站在老屋前的土坡路上向着水天相接处默然眺望,一颗心永是驰骛在远方某个未知的异域;及至长大远离了家乡,又一次次回来,向家乡作着精神的溃逃与索求。俗世的生活让我的心散作了很多瓣,但我知道有一瓣是隶属这儿的。每次回乡,都能激起我心瓣里那未曾遗落的生命最初的单纯与质朴。我爱这片土地,我爱这永远的家!

傲雪之梅2014123日于梅语轩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梅语轩欢迎您!
http://meiyuxuan.2000y.net/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发表人:暗行文秀
发表人邮件:806815954@qq.com发表时间:2014-2-19 22:48:00
有爸妈的地方,永远都是我们至亲至爱的家!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300)

梅语轩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四川 巴中   联系电话:QQ:519953383   联系人:傲雪之梅